当前位置:主页 > L生活家 >《国家公园法》让达悟族人无法自由打猎,如今还仍与10万桶核废

《国家公园法》让达悟族人无法自由打猎,如今还仍与10万桶核废

2020-06-10   分类: L生活家   参与: 780人  作者:

编按:本文为《当兰屿遇上特定区计画:扫地出门或敞开双臂?》第五章,报导请见兰屿特定区计画专题团队(报导首刊日期2014/08/29)

怀疑,不是达悟族人的天性,他们的胸怀原像大海般辽阔,没有束缚与禁锢。然而,近几十年来,兰屿这座美丽的人之岛乘载着太多过去。

起初:送进门的一切,毫无拒绝的权利

1958年,兰屿岛上出现10处零散的「兰屿农场」。农场里,台湾来的「场员」管理「队员」,他们一待就是21年。在这期间,达悟族人慢慢明白,属于部落传统领域的土地改建成农场后,土地所有权就跟着变成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所有,农场中的「场员」原来是退除役官兵,受管理的「队员」是罪犯,农场的真面目则是离岛监狱。离岛监狱管制宽鬆,罪犯脱逃问题为民风纯朴的兰屿埋下多颗未爆弹,偷窃、抢劫、强暴成为族人日常生活中的威胁。

1966年,头梳小圆髻、一身合身旗袍的前总统夫人蒋宋美龄,足蹬高跟鞋踏上国境边陲。她见到身穿丁字裤的达悟族人衣不蔽体,深感同情,募集衣物给族人穿上,自此成为海洋民族一代传一代的束缚。接着,她又见族人住在半穴居地下屋中,她即贯彻「改善山胞生活改善计画」的思维,由台湾省政府民政厅拆除兰屿具备耐震、防颱功能,又有主屋、工作房、凉台等多重使用空间的传统建筑,辅导兴建566户两房一厅的国宅。取而代之的水泥房则是夏季烤炉,是耐不住风霜的海砂屋,是圈住族人奔放生命的牢笼,6部落仅剩野银和朗岛两部落仍保有蕴含祖先智慧的地下屋。

《国家公园法》让达悟族人无法自由打猎,如今还仍与10万桶核废
怀疑,不是达悟族人的天性,他们的胸怀原像大海般辽阔,没有束缚与禁锢。然而,近几十年来,兰屿这座美丽的人之岛乘载着太多过去。摄影/何怡君
中途:问题一一浮现,达悟族人奋力一搏

1974年是牵起兰屿过去、现在、未来命运的一年。这一年,行政院原子能委员会(下称「原委会」)展开「兰屿计画」,选择兰屿作为核废场存放地。1982年第一批10,008桶核废料正式入住,成为达悟族人的新邻居。口耳相传说,新邻居不是个老实人,门牌上写着兰屿贮存场,但没有人知道他是做什幺的,达悟族人望着每週从台湾本岛开来的船,装满6货柜卸下后,看似「罐头」的东西被一一送进邻居家中。

直到某日,达悟族人发现这不是一般的「罐头」,而是会伤害人体健康的核废料。他们决定不再忍气吞声,1988年开始抗争,誓言将恶邻居赶出兰屿。1996年封港行动成功后,终结兰屿一再接收核废料的命运,但尚未终结与核废料比邻而居的际遇。

2006年《低放射性废弃物最终处置设施场址设置条例》通过后,台电原定2011年前完成选址,2016年前将核废料迁出兰屿。然而,当检查完核废桶状况后,原委会预计用于处理核废料的2159万8千元预算,2013年有4百万遭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员会冻结,目前尚无新进展。至今,达悟族人仍与10万277桶核废料共度每一天。

《国家公园法》让达悟族人无法自由打猎,如今还仍与10万桶核废
兰屿核废料贮存场依旧存放着10余万桶核废料,与达悟族人共度每个清晨、黄昏。摄影/何怡君

时间回到1970年代尾声,一桩前后横跨近20年的大案子浮现。1979年,行政院核定「台湾地区综合开发计画」,规划兰屿为国家公园。1989年,管理筹备处成立,并接着展开一连串协调会。《国家公园法》中的第十三、十四、十五、十九条规定,皆影响达悟族人生计。兰屿若变为国家公园,当地人则不得在园区内「狩猎动物、捕捉鱼类、焚燬草木、引火整地」,且「进入生态保护区者,应经国家公园管理处许可」,假如要进行家屋修缮或重建,则须经内政部同意。

在基本生存权益受到危害下,当地反对声浪高涨。兰屿前乡长周贵光时为兰屿爱心服务社社员,回忆当年情况,他说:「入山要申请、入海要申请,法条有行为上的约束,造成很多事情不方便,所以我们反对。」1992年,600多名达悟族勇士着战袍决心对抗;1993年,「与达悟族人共舞公听会」活动于立法院举办,内政部与身穿战袍的达悟族人协商,长老以母语抨击国家公园计画未尊重当地意愿,14位立委则连署要求暂缓设置;1997年,内政部营建署以「未与当地代表取得共识」为由,暂缓此案。在与政府的攻防战中,达悟族人第一次守住家园。

后续:大浪过后,暗流伺机而动

自此后,兰屿岛上度过一段平静时光。直到2012那一年,天秤颱风的悲鸣风声垄罩兰屿岛。据当地居民表示,强劲风势未吹垮族人代代传承的防颱智慧,但吹倒了少数外来汉人矗立的房屋、建设。除了颱风受灾区的复建工程,全岛出现24项兴建工程,多条溪流连带置入一道道如血管般的水泥河道中。

重建工程需大批水泥原料,岛上原有3座水泥预拌厂。2013年,台东县政府与兰屿乡乡公所经过一番寻觅后,选定东清部落七号地为第四座水泥预拌厂选址,此地属于达悟族部落的传统领域,但政府在未经土地权利审查委员会审查、未与当地充分沟通下,已悄悄走完行政程序。3月底,合作厂商立起「废弃土堆置场」告示牌开挖。达悟族人这时发现不对劲,组成东清七号地自救会(下称「东清自救会」)轮班守夜,维护家园。

在与当地人协商中,政府态度强硬,6月21日从台东调派60名警力与身穿传统藤甲的达悟族人对峙。两天后,自救会成员北上监察院提陈诉状,此事渐于媒体曝光。7月初,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员会做出回应,表示已撤销东清七号地水泥预拌厂兴建一案。7月9日,县政府撤销发给兰屿乡乡公所的「混凝土预拌厂临时土地」同意书。人之岛迈向水泥化之路得以趋缓,兰屿抗争史又添一笔。

《国家公园法》让达悟族人无法自由打猎,如今还仍与10万桶核废
东清七号地抗争结束后,东清部落族人在七号地上按传统分配土地,一同种下作物。摄影/陈品君

抗争过后,东清部落族人按传统分配土地,在七号地上种下芋头、地瓜等作物,等待丰收。然而,在「混凝土预拌厂临时土地」同意书撤销的前一週,东清自救会意外发现,作为兰屿发展指导方针的「台东县离岛综合建设实施方案」第四期规划案期中报告内,浮现「新订兰屿特定区计画」,而这份计画并无太多脉络可循。

一位东清自救会成员心有余悸的说:「我们追到特定区计画,发现这件事情太恐怖了,一开始大家看不懂,也是K了很多资料。」他们渐渐了解,这是一份关係到全兰屿土地变更的计画。

兰屿岛刚躲过一阵风暴,然而,那仅是个浪头。安适生活的前方并非光明一片,不远之处,波光粼粼的海面下有个暗流「兰屿特定区计画」潜伏,伺机而动。

《国家公园法》让达悟族人无法自由打猎,如今还仍与10万桶核废兰屿特定区计画」如同隐藏在波光粼粼海面下的一股暗流,伺机而动。摄影/何怡君

本报导转载自weReport调查报导公众委製平台上,由学生团队陈品君、何怡君、陈芛薇、陈孟君、洪育增所製作之新闻专题。本报导不代表兰屿专题学生团队立场。文章来源:《当兰屿遇上特定区计画:扫地出门或敞开双臂?》,完整内容可参考

第一章:兰屿真的需要都市计画?「土地是我们的根,土地没有了,什幺都不用谈。」 第二章、第三章:兰屿特定区计划看似停摆但依然蠢蠢欲动 第四章:达悟族看自己的家:为什幺没登记,土地就是国家的? 第五章:《国家公园法》让达悟族人无法自由打猎,如今还仍与10万桶核废料共度每一天 第六章:别自以为这是为你好:怎会达悟族人无法适应,政府反倒要求当地人改进? 最终章:土地、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,急不来也无法强求

相关文章:大岛旁的小岛,小岛上的教室


相关文章

文章热点

最新信息

随机文章

申博太阳城_众发178娱乐app|为用户提供24小时|提供了生活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9.9.5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在线充值